当前位置:海南商王道科技有限公司搞笑枪口下的家庭
枪口下的家庭
2022-11-18

“高陶事件”是发生在抗日战争时期的一个重要历史事件。

高宗武(1906-1994),浙江乐清人,毕业于日本九州帝国大学法学院,中国现代有名的“日本通”。陶希圣(1899-1988),名汇曾,字希圣,以字行,笔名方峻峰。湖北黄冈人,国民党理论家。

高宗武、陶希圣在抗日战争初期追随汪精卫鼓吹“和平”运动,并于1938年随汪精卫出逃河内,其后又参与了筹组汪伪政权,以及与日本人的所谓“和平”谈判。在谈判过程中,高、陶二人逐渐认识到日本人的最终目的是企图灭亡中国、汪精卫的所谓“和平”运动就是彻底的投降与卖国。于是,在1940年1月3日,高、陶二人一同逃离上海,抵达香港,并以二人名义在香港《大公报》揭露汪日密约《日支新关系调整要纲》及其附件。以自己的行动揭露了日本帝国主义的诱降政策,给汪精卫卖国逆流以沉重打击。

1

1939年12月13日下午4点左右,上海滩十六铺码头,人山人海。

见到妻子万如冰的瞬间,陶希圣怔住了。因为,她右手牵着四子晋生,左手抱着五子范生。在她的身后,是大女儿琴薰、二子泰来、三子恒生。她这不是亲手把孩子们往虎口里送吗?他一阵目眩,差点昏倒。

“爸爸!爸爸!”孩子们欢呼着,跑了过来。听到孩子们的欢呼声,陶希圣急忙稳了稳神,拖着沉重的脚步,迎了上去。

等他们乐够了,站在一旁的周佛海才吩咐几个特务,要他们帮着拎行李。万如冰见了,忙警觉地说: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几个孩子也围上去,扯住行李不让他们拿。

陶希圣解释说:“如冰,这是周主任,他是来接你们的。”

万如冰听陶希圣讲过,周佛海是汪伪76号特务机构的头子,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。她冷冷地说:“接我们的?接我们去哪?”

周佛海满脸堆笑,说:“愚园路1136弄60号汪公馆,汪主席住那里,陶教授也住那里。”

就在周佛海说话的时候,孩子们打闹着,把他撞了一下。万如冰急忙喝住孩子们,说:“周主任,你看,我拖儿带女的,住到汪公馆去,这不是去害人吗?我看,还是另外租个房子好一些。”

陶希圣的妻子儿女全来了,他应该不会再生什么异心。另外,五个小孩子闹起来,确实烦人,会影响汪主席夫妇休息的。想到这,周佛海说:“陶夫人,你等下,我去请示一下汪主席,看他怎么说。”说完,他走到旁边,找了一个座机,请示汪精卫怎么办。

不一会儿,周佛海过来,说:“陶教授,汪主席同意你们在外面租住房子。不过,租住地得离愚园路近,方便联络。”

万如冰说:“这个当然,我已经想好了,就在环龙路租间房子。”

环龙路在法租界,距愚园路不远,方便监视。于是,周佛海同意了。随即,他请万如冰一家人上车,把他们送到环龙路路口。然后,他留下两个特务,要他们帮忙。

好不容易,万如冰和一房东谈妥,租住环龙路17号的一套房子。特务们帮着把行李拎进去,准备离开。万如冰叫住他们,说:“谢谢了!不过,你们还得帮我一个忙。”

特务说:“什么事,您尽管吩咐。”

万如冰说:“我的三个孩子还要上学,我人生地不熟的,不知道去哪里找学校。请你转告周主任,麻烦他帮我找一找学校。”

陶希圣忙说:“如冰,这样的事就别去麻烦周主任,还是我去找算了。”

万如冰瞪了他一眼,说:“我早就告诉你我和孩子要来上海长住。可你呢,房子没租好,学校也没联系好,什么都没做好,我不去麻烦周主任,又去麻烦谁?”

陶希圣被抢白了一顿,很是尴尬,不好再说什么。特务们见了,心头暗笑,说:“陶夫人,您放心,我们会转告周主任的。”说完,他们礼貌地告辞,出了房间。

万如冰急忙把房门关闭,然后,她快步走到窗口。很快,两个特务出现在街道。不过,他们没有离开,而是在附近转悠。很显然,这两个特务在监视他们。

陶希圣在房间里检查了一番,确定没有窃听器之后,他才一把拉住万如冰,急切地说:“这里是狼窝,死我一个就算了,你怎么把孩子们都带来了?”

万如冰说:“我已经打听清楚,愚园路是日租界,除了日本鬼子外,还有76号特务机关的特务。你名义上住在那里,实际上是被软禁了。你想想,如果我不把孩子们带来,汪精卫能同意你搬出来?”

陶希圣流着泪,说:“用孩子们来换取我的自由,这代价太大了,我不愿意!”

万如冰伸出衣袖,揩去他脸上的泪水,说:“希圣,我这样做,为的就是不要你当汉奸。你放心,我的第一步已经顺利走出去,接下来,我不但要救你走,还要把孩子们安全救走。”

2

接下来几天,万如冰带着孩子们,在附近找学校。每次出门之前,她都叮嘱上学的三个孩子,要他们好好熟悉周围的情况,说回家之后,她要考谁的记忆力最好。

听到妈妈要考他们谁的记忆力最好,三个孩子很是卖力,一路走,一路记周围的地名和特征。回到家之后,万如冰就当天走过的地方提问,三个孩子都能很准确地答出来。不过,一连三天过去,孩子们上学的事还是没有着落。直到第四天,汪精卫出面协调,这个事情才得到解决。

晚上,万如冰特意多做了几个菜,想庆贺庆贺。可是,饭菜做好了,陶希圣却没回来。一直等到八点左右,他才到家,而且阴沉着脸。万如冰知道他不开心,忙叮嘱孩子们,不要吵闹,安安静静地吃饭,别去烦爸爸。

平日里,吃早餐的时候,爸爸已经出门。晚上,虽然爸爸一般会回家吃饭,可总是板着脸,很少说话。今儿个有喜事,怎么还得默默吃饭?吃着吃着,恒生忍不住说:“爸爸,明天我们上学,你总得送送我们吧!”

万如冰忙说:“爸爸很忙,哪有时间,明天我送你们!”

孩子们都来三四天了,我还没陪过他们。陶希圣一阵愧疚,他放下筷子,笑了笑,说:“爸爸明天请假,送你们上学!”

孩子们听了,自然是一阵欢呼。然而,万如冰分明发现,他的脸部表情很僵硬,笑是强装出来的。孩子们吃完饭,只稍微玩了一会,便被她催着睡了。虽然,厅里只剩下他们两个,但万如冰还是忍着没问。一直到睡觉的时候,她才说:“他们会同意你请假?”

陶希圣说:“不同意怎么的?大不了把我的命要去!说什么和平运动,其实是彻头彻尾的投降卖国。要是当初听从了你的劝告,我就不会走上这条不归路。我现在想的,就是怎么去死!”说完,他用拳头狠狠地击打自己的头部。

万如冰急忙死命揪住他的手,想不让他自残。可是,陶希圣情绪亢奋,根本阻止不了。她干脆放开手,狠狠地扇了他一记耳光。这下,他倒是不再自残,只呜呜地哭着。

等他稍微平静下来,万如冰说:“希圣,明天我就给你去买票,你走!”

陶希圣摇了摇头,痛苦地说:“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76号特务机关的掌控之中,你怎么去买票?还有,即使我逃出了上海,你和孩子们怎么办?周佛海已经放出狠话,只要高宗武敢再反对,就把他杀了,然后给他开追悼会。你想想,要是我走了,他们会放过你和孩子们?”

高宗武是汪精卫最信任的人之一,连他都遭遇这样的死亡威胁,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。一时之间,万如冰不好怎么安慰,只得默默不语。忽地,她想到了一个主意,说:“高宗武也不想跟汪精卫走,你可以和他通通气,看他怎么办?”

这确实是个好主意!不过,高宗武虽然反对和日本签卖国条约,可他还是和汪精卫走得很近,始终不离不弃。在这件事情上,他到底是怎么想的,还难以捉摸。陶希圣把自己的担心告诉万如冰,问她怎么办。

万如冰想了想,说:“那你再观察几天,想办法摸清他的真实想法。”

陶希圣点了点头,表示认可。

3

终于宣布散会,陶希圣把所有与条约有关的材料整理好,放在桌子上。为了防止泄密,汪精卫要求参加会议的成员不得带走任何资料,即便是小纸片。

检查完毕,陶希圣被许可离开。见高宗武已经到了门口,他急忙快步跟上,说:“高主任,请你喝一杯,怎么样?”

高宗武愣了一下,说:“难得陶教授有这样的兴致,我肯定奉陪。”

两个人有说有笑,走了出去。刚出门,汪精卫在后面喊道:“宗武,你等下,还有事情。”

听到喊声,高宗武只得停下,朝陶希圣做了个无奈的手势,转身回去。

会已经开完了,高宗武应该不会停留很久。陶希圣决定等,他走到外面,绕着花园走了几圈。可是,高宗武还是没出来。他想进去找,又担心引起怀疑,只得作罢。

见时间还早,陶希圣没有急着搭公交车,而是走路。走了个把小时,他抬头一看,见出了虹口路,到了法租界。因为太累,他拐进一条小巷,进了一家小吃店,要了半壶酒和几个菜,一个人吃喝起来。

在上午的会上,高宗武再一次反对签卖国条约,强烈要求汪精卫公布日本人的所谓谈和条件。可是,汪精卫根本不听,还威胁说再这样下去,将会有杀人流血的事情发生……种种迹象表明,高宗武是不会和汪精卫走到底的。陶希圣一边喝着酒,一边想着。忽地,他感觉有两个身影从窗外闪过。

这两个人不是帮我们拎过行李的76号特务吗?他们在跟踪我?陶希圣惊了一跳。可是,他们跟踪我,没必要这么招摇啊。陶希圣细看了一下外面情况,发现高宗武居然站在对面街道。原来特务们是跟踪他!

我得告诉宗武!陶希圣急忙结好账,出了小吃店。不过,他快,高宗武更快。等他走到街道,高宗武已经上了一辆出租车。那两个特务上了旁边的一辆车,跟了上去。

不好!顾不得多想,陶希圣也拦了一辆出租车,催司机赶快跟上去。二十多分钟后,高宗武所乘出租车驶进汾阳路,在一栋房子前停下。随后,他从车里出来,朝房子走去。

特务们放慢车速,在不远处停下。然后,他们下了车,不紧不慢地跟着。

如果高宗武有什么秘密事,肯定会被他们发现,我得赶在特务之前见到他!想到这,陶希圣要出租车司机径直开到房子前。“砰砰”两声,就在下车的那一刹那,他听到两声枪声。陶希圣急忙回头一看,发现两个特务已经倒在血泊之中。

周围的人尖叫着,匆匆逃离。很快,警察就会过来。如果不赶快离开,我和高宗武肯定会惹上麻烦。想到这,陶希圣快速冲进房子,迎面碰见高宗武。他急忙拉起他的手,往外面跑。

直到跑出这条街道,陶希圣才松开手。相互看时,彼此都是气喘吁吁,汗流满面。

缓了一会儿气,陶希圣说:“高主任,你怎么到这里来了?”

高宗武说:“我到这边办点事,你为什么到了这里?”

陶希圣说:“我见特务跟踪你,就跟了过来。特务们为什么要跟踪你?而且,特务们还遭到了枪杀?”

高宗武说:“特务们为什么跟踪我,我想你应该很清楚,用不着我解释。至于特务们为什么遭遇枪杀,你问我,我问谁去?”

陶希圣说:“既然你坚决反对汪主席签这个条约,为什么不选择离去?”

高宗武并没有回答,而是说:“明早上陈公博会抵达上海,我得回去睡一觉,到时候好去接他。陶教授,失陪了!”他拱了拱手,走了。

他还是不信任我!看着高宗武离去的背影,陶希圣这样想着。

4

28日这天,直到半夜,陶希圣才拖着沉重的步子,回到环龙路的住处。一进门,他就一声不响地进了卧室,卸下随身佩带的手枪。

万如冰接过手枪,把它搁在枕头边,关切地说:“希圣,你的脸色怎么这么白,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?”

陶希圣有气无力地说:“谈判结束了,准备在31日签字。”

万如冰愣了一下,说:“陈公博的意见怎么样?”

陶希圣说:“他明天回香港。”

万如冰说:“陈公博走得了,你为什么不走,还要签字?”

陶希圣说:“他们不敢怎么样陈公博,我不签字就得死在这里,76号的计划也是先杀了我,然后开追悼会。我要是签字,比死还难看。”

听到这,万如冰咽了咽喉咙,说:“我用一家人的命替你,你走。如果走不出去,我们两个就死在这里。如果你签字,我就打死你。”说完,她真拿起了枕头边的手枪,对着陶希圣。

“如果签字,我就成了出卖国家利益的历史罪人,还不如死了好。如冰,你打死我吧,你打死我吧!”陶希圣伸出手,把枪口抵在他的太阳穴处。然后,他闭上眼睛,静静地等死。

万如冰哆嗦着,泪水长流。过了好一会,她放下手枪,说:“希圣,从明天开始,你就装病,不去愚园路了。”

陶希圣睁开眼睛,苦笑一声,说:“我这个样子,还用得着装病吗?”

确实,他的脸色惨白,全身冰凉,精神状态极不好,已经是病怏怏的样子,哪里用得着装?万如冰一阵心痛,一把抱住他,说:“明天我就去买船票,你先走!”

陶希圣急忙阻止,说:“我走了,你们怎么办?”

万如冰拢了拢头发,说:“汪精卫再狠心,总不至于对我和孩子们下手。要是你留在这里,肯定是死路一条。”

陶希圣摇了摇头,说:“我就是要走,也得先让你们母子平安离开上海。否则的话,我是不会走的。”

万如冰知道,如果没有完全之策,陶希圣就是死,也不会丢下她们母子离开的。

很快,31日到了。如果希圣不去,汪精卫肯定会派人来接的,怎么办啊?还没天亮,万如冰就已经醒来,想着这个问题。身旁的他,也在辗转反侧。很显然,他也醒了,在急这个问题。

要不,干脆把他的病弄重一些,根本去不了。万如冰急忙坐起身,把这个想法告诉陶希圣。

陶希圣“嗯”了一声,表示认可。可一时之间,怎么把病弄得更重一些?很快,他有了主意。他翻身起床,躺到冰冷的水泥板上。

屋里静悄悄的,万如冰能清晰地听到他因冷而发出的哆嗦声。虽然,她感到万分心痛,可为了躲过签字这一劫,她只能忍受着。

几个小时过去,天大亮了。这样一番折磨,本就有病的陶希圣自然更加病重。他的脸色更加苍白,嘴唇发紫,发着高烧。医生来了,检查之后,说陶希圣患了重感冒,需打点滴,卧床休息。

果然,十点左右,周佛海亲自坐车来接。见陶希圣病成那样子,他不好强求,只得作罢。等周佛海离去,夫妻俩相视一笑,但眼里都含着泪水。一直到天黑,陶希圣发着高烧,滴水未进。

孩子们知道父亲病重,都不吵闹,或者看书,或者玩耍。万如冰坐在一旁,心头凄凉。

“咚咚咚咚——”一阵敲门声起。

谁来了?万如冰惊了一跳,急忙下楼,悄悄地摸到门后。透过猫眼,她看到来访者居然是高宗武。他来肯定没什么好事!想到这,万如冰打开门,冷冷地说:“高主任,不好意思,希圣病了,不方便见您。”

高宗武讪讪地说:“陶教授今天没去签字,我也没去签字,我是和他商量怎么办的。”

原来他和希圣是一路人!万如冰一阵兴奋,急忙把高宗武引到楼上。然后,她快步走到窗前,看外面有什么动静。外面,有好几个人影在晃动。看样子,高宗武是被跟踪过来的。

万如冰拉起窗帘,来到楼下,一边拖地,一边警觉地听着外面的情况。

卧室里,高宗武坐在床前,陶希圣躺在床上,默默无语。过了好一会,陶希圣打破沉默,说:“高主任,你的处境很危险,说不定哪一天他们会动手,你怎么办?”

高宗武虽然知道陶希圣的意思,但还是试探着说:“你没有签字,我也没有签字,不是我该怎么办,而是我们该怎么办。”

陶希圣说:“我们离开?”

高宗武说:“那我们还等什么?”

陶希圣说:“1月1号、3号、7号有船去香港,我们搭乘哪一条?”

“原来你和我一样,也知道开往香港的船期。”高宗武兴奋地说,“我已经买了两张3号的船票,这天的船是美国总统号,日本人一般不敢惹。”

“你已经买好了票?”陶希圣兴奋地反问了一句,接着又摇头,表示不相信

高宗武说:“到上海之后,我就知道总有一天,我必须离开汪先生。他现在走的不是和平救国之路,而是投降卖国之路。我已经和杜月笙先生取得联系,做好了随时离开上海的准备。我之所以到现在还没离开,就是还抱着一丝幻想。现在,这丝幻想没了,我必须走。”

杜月笙虽是上海黑帮最大的头目,但他有极强的民族气节,现在避居香港,依然做着抗日救亡工作。有他的帮助,事情自然好办多了。想到这,陶希圣说:“好,就照你的办,坐3号的船出走,只是我担心——”

高宗武知道他担心什么,说:“我的手上有卖国条约的影印件,你跟踪我的那天,我就是去取这份影印件。跟踪我的两个特务被枪杀,是杜先生的管家万墨林一手策划的。我们手头有这份东西,只要你我成功逃离上海,周佛海就不敢对你的家人下毒手。”

原来如此!陶希圣一阵兴奋,居然坐了起来。

5

元旦那天早上,万如冰催陶希圣早点起床,去给汪精卫他们拜年。陶希圣有些不理解,说:“我都病成这样了,你还要我去给他们拜年?”

万如冰说:“正是你病成这样,还去给他们拜年,就表明你和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密切的。只有这样,才有可能减轻他们对你的怀疑程度,否则的话,你不可能顺利走出去。”

妻子的话很有道理,陶希圣欣然接受。八点左右,他拖着病体,到了汪精卫的住处。见他来了,汪精卫很高兴,急忙招呼他坐。然后,他又询问他的病情,还问他有什么需要。

过了一会,周佛海、李士群等人纷纷登门,向汪精卫夫妇拜年。一时之间,汪宅非常热闹,充满了新年气息。

正热闹着,陈璧君说:“陶教授,签约那天你缺席,今天你来了,正好在文件上补签名字。”

没想到陈璧君会提这样一个要求,陶希圣慌了手脚,身体竟然哆嗦起来。他稳了稳神,说:“汪夫人,我现在连握筷子都觉吃力,更不用说握笔了。这么重要的文件,要是我签了个歪歪斜斜的名字,还是不好。”

汪精卫听了,说:“璧君,陶教授的身体还没恢复好,没必要急着签字,等他病好了再补签不迟。”

汪精卫已经许可,陈璧君不好强求,只得作罢。

拜年的任务已经完成,陶希圣以身体不好为由,急忙提出告辞。周佛海送他到门口,说:“陶教授,你可要保重身体啊。”

陶教授知道他话中有话,故意装傻说:“多谢周主任关心,我这身体,不知道哪天命就没了。”

周佛海说:“日方在催着要这份密约,你和高主任都不签字,汪主席很为难啊。”

陶希圣说:“我病好了,就会过来签的。”

“那就好,那就好!”周佛海说,“为了让陶教授的身体尽快好起来,汪主席说了,这几天给你配个专车。李胖,过来一下。”随着他的喊声,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男子小跑着过来,点头哈腰地站在面前。

周佛海说:“陶教授,他叫李胖,是你的专职司机。以后你出门,由他负责驾车,不用搭乘公交车。”

刚才汪先生都没说给我配专车,一出门,周佛海就说给我配车,肯定是他自己的主意。他的目的很明显,就是在我没签字之前,限制我的人身自由,直到签字为止。想到这,陶希圣知道无法拒绝,便假装高兴地说:“太谢谢周主任了,改天我一定请周主任的客。”

小车载着陶希圣,驶进环龙路的住处。见爸爸从小车上下来,孩子们感到很好奇,纷纷凑过去,这里看看,那里摸摸。陶希圣故意大声说道:“孩子们,以后你们想去哪,有专车送啰。”

万如冰从屋里出来,责骂道:“爸爸的车子能乱动吗?泰来,还不带着弟弟们玩去。”听到妈妈责骂,泰来急忙朝弟弟们使眼色,带着他们离开。

等李胖驾车离去,万如冰急忙把陶希圣扯进房间,问是怎么回事。得知情况,她焦急地说:“一出门就得坐车,你怎么甩掉特务?”

“我已经想好了!”说完,陶希圣在她耳旁嘀咕了一会。

万如冰听了,很是高兴,说:“这个主意好,明天我带琴薰去高主任家拜年,顺便把这个想法告诉他。”

6

1月3日上午九点,陶希圣西装革履。他深情地拥了拥妻子,出了住处。马上,李胖过来,说:“陶教授,您要去哪?”

陶希圣说:“我约了几个朋友,在和平饭店吃中餐。”李胖听了,马上驾车,把陶希圣送到和平饭店前。

陶希圣说:“李胖,今天我约的是几个重要客人,你就别跟着上去了。这是五十块钱,你就在附近吃个饭。”说完,他把钱递过去。

和平饭店是大上海最高档的饭店,能去这地方吃饭的自然不是一般人。听陶希圣这么说,李胖自然不好跟着去。他接过钱,说:“谢谢陶教授,我还是在车里等吧,到时候您给我带个盒饭。”

他是担心我趁机溜走!陶希圣不再理睬,下了车,大步朝饭店走去。一进大厅,他马上找到后门,走了出去。后门不远处,一辆出租车停在那里。见到陶希圣,司机马上下车,迎上去说:“陶教授,高主任派我来接你。”

这个安排是他和高宗武事先约好了的,陶希圣没有犹豫,马上上车。出租车发动,载着他朝十六铺码头驶去。

1月5日下午,万如冰终于收到陶希圣已经安全抵达香港的电报。心头悬着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下,可是,另外一种担忧又涌上她的心头。因为,自从陶希圣失踪后,泰来他们上学放学,每次都由76号派司机负责接送。家门前的巷子里,增加了许多便衣特务。

无论怎样,我都要带孩子们逃走!

8号那天,吃完早饭。万如冰叮嘱泰来他们照顾好弟弟,然后,她带着琴薰出了住处。

一出门,两个特务就跟了过来。母女俩装作没看见,慢悠悠地去了菜市场。买了一些菜,她俩又去杂货店,买了几块肥皂。见她们真是买东西,两个特务跟得没那么上心,只远远地瞅着。

买好东西,母女俩朝电车站走去。快靠近的时候,琴薰突然转身,跑了起来。很快,她钻进了旁边的一条小巷子。两个特务慌了手脚,商量一番之后,决定兵分两路,一个跟踪万如冰,一个追赶陶琴薰。

就在这时,电车来了。万如冰几个箭步,从人群里挤上电车。很快,电车起动,把特务甩在后面。摆脱特务之后,她拦了一辆出租车,赶到十六铺码头,买好了1月13日去香港的船票。

中午时候,万如冰回到了住处。见琴薰没回,孩子们问妈妈,姐姐哪去了。

万如冰说:“姐姐买电影票去了,明天星期天,泰来、恒生随姐姐去看电影,我带弟弟们逛街。”听到这番话,孩子们自然欢呼起来。

日子在一天天地过去,万如冰表面上若无其事,但内心越来越不安起来。12号那天,一家人都不出门,呆在家里。中午,周佛海突然打来电话,通知她马上把家搬到愚园路去,并且告诉她已经派车,很快就会到她的住处,要她做好准备。

很显然,周佛海他们已经获悉她准备在13号离开的消息。万如冰知道,如果一家人搬进愚园路,那就绝对摆脱不了特务们的控制,没有机会逃离上海了。怎么办?情急之下,她抓起电话,直接打到汪公馆,说要找汪先生。

电话是陈璧君接的,听到是个女人的声音,她有些诧异,说:“你是谁?”

万如冰说:“我是陶希圣的妻子万如冰,我想见您。”

陈璧君也想见她,自然答应。于是,万如冰带着琴薰,坐了76号的车,径直去了汪公馆。

万如冰是旧式女人,极少在公开场合出现过,所以没人认识她。见到她后,陈璧君有些怀疑,说:“你真是陶太太?”

万如冰说:“是的,汪夫人,这是我们的大女儿琴薰。”

这时,一个副官端了杯茶过来。他打量了一下万如冰,说:“你是陶夫人吗?我上次来送信,你怎么说是保姆?”

陈璧君一听,马上警觉起来,说:“你到底是谁?你是不是特务?”

万如冰平静地说:“我在家里就是洗衣烧饭,养孩子,不是保姆又是什么呢?”

见没问出什么破绽,陈璧君说:“那好,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?”

万如冰说:“我家先生已经走了好几天,我很怕他在香港会见什么人,讲什么话,坏了汪先生的大事。我想去香港,把他拉回来。”

把陶希圣拉回上海,这正是陈璧君想的。不过,她不相信万如冰的话,说:“你用不着自己去,找一个学生去就可以了。”

万如冰说:“学生的话他不会相信,只有我去劝才能够让他回来。”

陈璧君冷笑一声,说:“陶太太,你这番话还是留着蒙小孩子吧。”

万如冰说:“我怎么是蒙您呢?我们来上海还只有两个星期,若是我家先生有走的打算,他怎么会接我们来这里?我带两个小的去香港,三个大的继续留在这里读书,只是得烦汪夫人和汪先生给予照顾。”

这番话合情合理,让陈璧君去了戒心。她想了下,说:“这事我做不了主,得问问汪先生。”

陈璧君还没上楼,汪精卫就从楼上下来,说:“陶太太,这个事我还得想想。”

这时,一个副官进来,递给汪精卫一封信。汪精卫打开信,扫视一下,马上脸色大变。原来,那封信是陶希圣发来的电报,请求他保护他家人的安全,否则他只有走极端,公开讲话。

这,正是汪精卫最为担心的事!他按了按太阳穴,说:“陶太太,就照你说的办。你到香港后,一个星期之内,给我个准信,否则就别怪我翻脸无情。”说完,他还批给万如冰一笔钱作路费。

尾声

第二天早上,也就是1月13日,愚园路特意派了两辆汽车,送万如冰母子到十六铺码头。上了船之后,看着琴薰带着两个弟弟站在码头,她泪如雨下。因为,她知道,这一走极有可能就是永别。

值得高兴的是,在万墨林的精心策划下,陶家三姐弟分三路成功逃出魔窟,于1940年1月22日平安抵达香港。就在当天,香港《大公报》在显著位置,公布了“汪日密约”(《日支新关系调整要纲》)及其附件的原文摄影件。

“汪日密约”的公布,让中国人民看清楚了日本想亡我中国的真实意图。从此,中国人民抗日的决心更加坚定了。想买3C数码产品怎么办?赶紧在百度搜索 无忧岛资讯 百家号,各种精品数码产品等你发现~

海南商王道科技有限公司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20198030
海南商王道科技有限公司,搞笑,资讯,母婴,探索,中医,游戏,家居,励志,古玩